药师经问答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知识

吉田要子往生复活再往生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09:54:49编辑:阅读次数:

药师经药师经原文药师经解释

吉田要子往生复活再往生一、要子的家世及法缘(要子家世 因病求法 闻法念佛 法友胜缘)要子家世吉田要子是日本岐阜市鱼屋町吉田和兵卫的次女,吉田家世代为超誓寺信徒。要子性情柔顺,非常沉默寡言,甚至被同辈们冷评为「默子」,在当时是稀有的少女。不过,父母对她慈爱特深,学业固不用说,女性应有的习艺也都加以培养,是个有前途的女孩。因病求法今年三月,要子不幸罹病,心情更显忧郁,连朋友的相邀出游,也没有勇气爽快答应。父母虽然认为不是大病,但仍耽心,希望她早日康复,而延医诊治,却未见起色,随着日子一久,病情越重,遂至卧病不起。父母甚为忧虑,看遍了岐阜、名古屋的名医,虽极尽所能的治疗看护,病势却日益沉重,无法康复,只好回家调养。吉田家代代佛缘深厚,到了这一代,虽不能说全无向佛之心,但不深厚,至今尚未真正听闻佛法。终于医生宣告不治,但不敢让病人知道。忧虑的父亲想到既然医生已无能为力,只有祈求佛力,若能康复则早日康复,否则希望后生大事能够安稳,不使堕落地狱。因此前来敝寺(莲生寺),说明经过,请求为病人临床开示。这是十月廿四日下午五时。闻法念佛我于当晚八时前往吉田家,入门前,有位妇人(其亲戚)先挡住说:「病人还不知道自己罹患不治之症,尤其未闻佛法,若骤然为其讲佛法,又劝她念佛,恐怕她会意识到自己将面临死亡而伤心哭泣吧!请尽量不要让她伤心。」我答应其请托,先到佛前礼佛,之后便坐在病人的枕边,一看是个十七岁的妙龄女子,如将开的花蕾,遭无常之风吹残,实是悲惨至极!如今,让此花蕾开在西方极乐世界的七宝池中,是我最大的使命,然而我毫无此力,须全凭佛力。首先,说明前来探病。病人一听,看是个出家人,不觉眼泪夺眶而出。想来平时既无佛缘,且又年轻便患重病,难免有此反应。然而若只是寄予同情,而误了未来的大事,则何者堪悲,甚为明白。我在枕边,与她对话。乘云:「妳患此大病,真是可怜,然而,已尽力治疗也不能康复,是过去的业缘吧!真是没有办法呀!不知妳有何想法?」要子:「我生病很久了,问母亲能否康复,母亲始终没有给我回答;我也觉得医生早已说不能医治,想到自己这么病苦,必是无法医治了。」看来出乎意料的沉着,如有这样的决心,即可劝其念佛。乘云:「病是死的缘,即使健壮之身,平时也要小心而不可忽视。要子!既然不能康复而将面临死亡,妳将怎么办?」要子:「嗯 ——」乘云:「不论何人,在世若不行善,便难逃地狱、饿鬼、畜生道!」要子:「嗯 ——,是啊!这将怎么办?」乘云:「不须作别的,阿弥陀佛会来接引,不要怀疑,信受弥陀会来接引。如果病情好些就想起此事而欢喜,念佛而欢喜。」这些劝导,意外地被安心接受,要子似乎欢喜地在念佛。于是又反复开导,直到十点过后才回寺。这是她法缘的开始。隔天晚上超誓寺有演讲佛法,而病人法缘也很成熟,病床上念佛之声不断。法友胜缘有件奇特之事,同村有位女性莲友,不知何种因缘,对要子深为关心,早就希望要子父母劝其听闻佛法,现在总算时机到来。她每天到病床讲生死大事,及一些少女相应的浅近譬喻,渐渐彼此成为法友,以互谈法义之尊贵难得为乐,继续彼此的法缘。要子的父母至今仍感谢其厚意。为什么记下此事?爱乐法味固然任凭我心,但若独修而无法友,则所谓「缘缺不生」,念佛容易懈怠。然而要子后来念佛不断,有时因病不能发声,也依然在心中念佛不怠,她还时而向其父母说常常念佛的好处,越念佛越能感受到阿弥陀佛的慈悲,越念佛越感法喜,越感法喜越想念佛。由他人看来,能够在大病中法喜充满,是信力使然,看护们无形中也成为法友而获得法喜。二、要子往生(梦告五时 念佛等待 临别遗言 准点往生)梦告五时到了十一月八日晚上十二点过后,病人忽然起床交代看护去叫醒父母兄弟,大家惊吓地以为发生何事,而聚集在床边。要子向大众说:「三更半夜叫醒各位,真是抱歉!刚刚在梦中,出现一位尊贵的人向我说:『妳的定业已尽,明晨五时往生净土,可将此事告知父母兄弟。』如今我的生命将到五时,所以最好也通知邻近的亲戚、莲友。」于是大家一起来到病床,齐声向病人助念佛号,并说:「即将离苦得乐。」要子却说:「不是即将,现在正乐。」大众一听!只有面面相觑,彼此愕然。念佛等待要子继续向大众说:「真不好意思,这么晚了还劳烦大众前来关照我这个病人,实在感谢!蒙佛之告,才知我的生命只到五时,因此请各位前来。我要先行往生极乐,此后请大家也往生极乐,我将等待各位。既然特意来到,我们就一起来作功课吧!」大众都很惊讶!于是父亲在佛前点灯上香之后,领导大众一起作功课,病人也洗手漱口,同声诵念。病人又说:「这是我一生的终了,跟各位只是暂时的离别。」之后,欢喜于靠近极乐,而一面念佛、一面分享法味,欢喜地等待五时的来临。呜呼!有生之物,必畏死亡,乃是常情。当一刻刻地临近死亡,其心情应是惨淡悲哀,无以言状;然而要子面向五时的来临,等待死亡宛如等待康复!诚然,信仰之念,应是如此。临别遗言已近五时,要子向父母问说:「我现在可以往生了吗?还有什么吩咐?」与一般的遗言不同,死无悲哀之情,也不慌张恐惧,别无他语,只是念佛,同沾法喜。准点往生五时已到,突然有了变化,那时要子俯下,口吐少量泡沫,随之气绝、色变,身体逐渐冷却。在枕边的父母、亲戚、莲友们都靠近遗体,流着悲叹之泪,但一会儿大家心情回复,反而对一个年轻人能够有这样殊胜的临终,是可喜可贺的往生,而互相念佛,共同欢喜,赞赏不已。三、要子复活(复活敬佛 极乐胜境 令观地狱 受命为使 劝勉大众)复活敬佛家人准备丧事,其它人各自回家。之后三小时并无变化,直到早上八时,往生者「呜!」的一声,复活了!开眼,动口,很清楚地叫父亲;帮佣吓了一大跳,立刻告诉主人。父母又惊又喜,以为作梦,靠近审视。要子若无其事似地向父亲说:「没想到这样污秽的身体,竟然在佛前,实在不敢当,觉得很无礼。请把佛堂的灯熄灭,把门关闭,把我移到房间,并且用温水擦拭身体。」于是,父亲和兵卫便亲自放盐烧热水,父母将要子的身体擦拭得非常干净。 要子说:「请将佛前灯光打开,带我到佛坛前。」于是再到佛堂,面带微笑,半卧着虔诚地向佛礼拜。然后声音开朗,言语和缓地开始说话。极乐胜境要子说:「今晨五时,阿弥陀佛接引我,剎那间便到了极乐世界。极乐世界比想象的还要庄严,阿弥陀佛来到我的身边说:『来得好!来得好!』讲了种种令人法喜的语言。既高兴又感恩,真是无法形容的欢喜,不禁感到,我怎么能够来到这么一个绝佳境地,连自己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。瞭望四面八方,所见所闻,都是娑婆所无,非常美丽、非常殊胜的一切,都是口不能述说,语言无法形容的。在非常广大,不知边际的天空,有好像紫色的云或风,当中响起了音乐之声,很多宝树,很庄严的宫殿,紫色的池水中有无数的莲花,好像霓虹灯绽放五彩光耀,其庄严绮丽真是无法形容,只有惊讶而已。又,以为极乐的大地是坚硬的,可是不然,跪下拜佛,头一仰,好像升上空气蒲团一般漂浮,其心情之喜悦,可说言语道断;无论站立、走动都是一样的情景。遇见阿琴我在极乐世界遇见了一个可爱的小孩,那孩子向我微笑,我也向他微笑。到底是谁呢?噢!原来是吉鎌先生的女儿——阿琴小姐。(顺便一提:这位阿琴小姐是十年前,十岁时去世的,阿弥陀佛的慈悲,她深感欢喜,一直到死,都念佛不绝。有人问阿琴:妳死后将遗体火化好吗?没人教她,可是她一口答应说:「可以呀!可以呀!」那时她的心似乎已在极乐,那种坚强法喜之情,看到的人无不感动。临命终时,好像在礼拜佛,两手合掌高高举起,大声地称念「南无阿弥陀佛、南无阿弥陀佛!」念完两声清晰的佛号便断了气。吉鎌也是和兵卫的新家,是个佛缘深厚的家庭。)令观地狱不久,阿弥陀佛说:『妳已来过极乐,但要给妳一点时间,暂回娑婆,将此事告诉妳父母兄弟。但回去之前,要妳看个地方,这次让妳观看地狱,不必前往,在极乐便可很清楚地看到。』其恐怖之状,不能一一述说。我所看到的是,有许多罪人,被恐怖鬼追赶而逃往剑山,非常可怕!像竹笋般突出的刀剑,不是穿钢鞋在上面走,而是被逼迫赤脚踏上。以为是树,其实都是刀剑,头上是剑,脚下也是剑。一脚踏上,飕的一声,脚底立即被割破;两只脚同时踏上,全部脚指便被切碎。而摔向左边,就被利刃割,倒向右边,就被剑刺;其痛苦音声之悲惨,真是不忍听闻。如此非常痛苦的被赶上去,却又被鬼推到深渊,再被摔进火焰中。哭叫的情景,越听越响入自己的心中,而无法忍受。那些也是阿弥陀佛大慈大悲所要救度的对象。受命为使各位!这全是真实的,毫无虚言呀!见此景,说此话,听此言,切勿堕落地狱。大家要信佛法,往生极乐。我蒙受佛敕,作为使者,前来劝导。」劝勉大众向着父母、兄弟,以及前来的人,向他们如此详细地述说,自己法喜,也劝勉他人,而共同念佛。她的样子与复活前判若两人,也比健康时更有气势。平素寡言的要子,此时有勇气、有法味、有欢喜的谈话,怎么看都像是作梦非真实,见闻之人都充满感动。此后,不服药,不喝牛乳,口渴就只喝水;而滔滔不绝的讲述,毫无倦态。又请问大家有无疑问,可尽管提问,但大家只是念佛并听其讲述而已。然而,他的哥哥突然说到:「要子啊!妳既然蒙受阿弥陀佛的救度,而往生极乐;若我堕落地狱,以兄妹之情,妳第一个应该先救我吧!」要子:「哥哥!那是不可能的,即使是人间也唯有信受阿弥陀佛的本愿才能得救。何况在地狱,即使亲如父母兄弟,也无法救度,何故?因为在地狱是无法听闻佛法的,所以不可能信受,救度无信之人是不可能的。」哥哥:「那么妳在极乐世界也可以救度我吧!」要子:「哥哥!信受才能前来,信受而往生极乐,这是阿弥陀佛的工作,请你相信。」接着姊姊走近病床边,要子很高兴地说:「姊姊!我已经往生极乐世界,在此人间,不能跟妳相见,请妳务必相续闻法,善事姊夫,孝顺公婆,不要让父母耽心,这是我对妳的请求。」姊姊听后,深彻心底,很欢喜于能够听闻到如此至极良善的语言。又叫来了一直看护她的老妇及女佣说:「不知与妳们有何等因缘,受到妳们无微不至的照顾,非常感谢。妳们今生由于家贫,而受雇到别家工作、帮佣,但请切记,阿弥陀佛的慈悲是以你们为对象而救度的本愿,勿顾虑,勿怀疑,随工作,随念佛,欢喜佛恩,往生极乐,阿弥陀佛一直等待着。」二人听完这番话,很是欢喜,现在只要一想起,都会流下感动之泪。四、再次往生(彼佛常来 遗言父母 安祥往生 谨依所劝 后记征信)此外还有很多感人的事,在此省略。到了十一日上午,她说阿弥陀佛常常来到佛堂,而非常喜悦。要子向父母说:「我现在要前往极乐了,再三重复的是,要重视闻法,念佛不怠,这是我的祈求。我每月的忌日,恭请师父前来说法、共修,家人一同,也邀请有缘者参加听闻佛法;虽然你们看不到我,但我必定在极乐听闻。请莫忘记,请莫懈怠,我的遗言至此。啊!太尊贵,太感恩了!南无阿弥陀佛、南无阿弥陀佛……」念佛不绝,声音渐细,之后安详如眠,于当天下午一时十五分,终于以十七岁之年,完成往生极乐的素怀。此后,依其遗言,每月十一日,开办法筵,父母及其它大众,聚集共享法德。世俗的欢喜,终归无常,唯有信受真实的他力本愿,自他共蒙现当二世之大幸福,才是归来劝导的要子善知识之所愿,万勿疏忽。记此以作爱乐法味的助缘。(记者曰)上述物语是十一月九日,获悉吉田要子复活,乃前往吉田家,直接亲闻要子所说,本人感到非常殊胜,因而如实记录,以应有缘同行及吉田主人之须,并且印刷出来,以赠有缘。此物语对于不知真实复活及生病情形之年轻妇女,尤其很多不能听闻的人,在其临终病苦时为其讲说,是种听闻佛法的助缘,不无价值。虽然文笔拙劣,但以浅显易懂为主,还请读者体谅。若因此而成为爱乐法味之友,则幸甚矣。日本明治四十一(一九○八)年十二月岐阜市木造町 莲生寺住持佐佐木 乘云 记

\

本文链接:吉田要子往生复活再往生

上一篇:听闻了佛法,你必须去修才有用

下一篇:同样一斤米

相关阅读

各地認真學習貫徹《關于處理涉及
山西:國家宗教局等十部委下發《關于處理涉及佛教寺廟、道教宮觀管理有關問題的意見》后,各地...
合理管理自己的时间——佚名
有这样一句话:...
听泉
鸟儿飞过旷野。一批又一批,成群的鸟儿接连不断地飞了过去。有时候四五只联翩飞翔,有时候排成...